平平北上218天|青青鹭回洞庭湖越冬

10月12日中午12点25分,天鹅迁徙志愿者长长的沉默微信群聊天中突然出现了一条新消息。

“重大消息:从洞庭湖放飞的苍鹭‘青青’,已于今日(12日)回到青山岛杨幺头。”字里行间可以看出志愿者周自然略微激动,“这里正是今年春天我们为它送行的地方。”

这只苍鹭,在洞庭湖叫“青青”,在呼伦贝尔叫“木兰”。

从额尔古纳河飞到洞庭湖用了14天

3月24日,在志愿者们惊喜地发现小天鹅“平平”飞向阴山时,有一只苍鹭从洞庭湖青山岛杨幺头悄悄地飞走了。

“36个小时,不休不眠,不紧不慢,越山跨海,苍鹭的迁徙,简洁明快,从容而优雅。”这是志愿者周自然对这只苍鹭“青青”迁徙路线的形容,它在南洞庭湖青山岛越冬,3月末要回北方了。

3月25日早上8点,“青青”已经飞到了内蒙古通辽市附近,暂时在有“候鸟王国”“沙海水乡”美誉的孟家段国家湿地公园短暂停留了几天,这里水草肥美。随后,“青青”便来到中俄交界的额尔古纳河开始繁衍生息,10月再迁回南方越冬。在9月29日开始的14天里,“青青”从额尔古纳河飞到洞庭湖,还在天津停留了6天。

旦辞黄河去,暮至黑山头。“这半年来,‘青青’一直在额尔古纳河中央的一个小岛上生活,岛的地名时为中文,时为俄文,不知归属为谁。”周自然告诉记者,卫星定位显示,“青青”每天飞往下游十几公里的地方觅食喂雏,如此数次。

“苍鹭在此筑巢,小鸟应已出壳。”5月30日,“跟着大雁去迁徙”活动的志愿者彭祥林和姚毅等人曾造访内蒙古呼伦贝尔市呼伦湖保护区,寻找苍鹭“青青”的踪迹。而苍鹭“青青”所在的中俄边界河洲环境复杂,泥水软陷,再往深处恐一河之隔,却是两个国家,志愿者因此止步。

经过武汉时去了荆州,再从岳阳入湘

2014年7月18日,周自然用“大雁去迁徙”的微博名发布了一只名叫“鹭鹭”的苍鹭迁徙的秘密:迁徙路线显示,“鹭鹭”从2014年3月8日,从洞庭湖放飞以后,开始往北迁徙,依次飞经湖南、湖北、河南、山东、天津、河北、辽宁、吉林和黑龙江等9个省(市),于4月12日飞过黑龙江进入俄罗斯,历时一个月,行程6000多公里。

随后,在中、俄、朝三国边境处辗转生活两个多月后,“鹭鹭”经过朝鲜,跨黄海飞抵江苏盐城,再经安徽、湖北回到洞庭湖中的七星湖,完成了它的跨国旅行。而七星湖,正是它被放飞的地方。

而苍鹭“青青”的北迁与“鹭鹭”相比,显得规矩了很多。“‘青青’到天津往南这一块的线路和‘鹭鹭’是重合的,而再往北便一直留在了额尔古纳河。”周自然说,“‘青青’这一路上经历的都是大江大湖,苍鹭们应该也是结伴飞,到达目的地时就已经有很多苍鹭了。”

卫星地图显示,“青青”在南迁时,大部分和3月北迁时相似,一路向南,未作停留,优雅而从容。然而在经过武汉时,“青青”突然向西,前往荆州,而后又再次折返,从岳阳进入湖南境内。

“这是很常见的,鸟儿来到长江流域,可能就顺着长江水往上游飞了一段。”周自然解释,而后它还是要回到洞庭湖。在记者问到“青青”在北方繁殖,这次南飞有没有可能带回自己的宝宝时,周自然嘿嘿一笑:“这只是个猜想,它能带上是最好的。”

“平平”可能在11月回到洞庭湖

得知“青青”飞回洞庭湖青山岛,众多爱鸟志愿者相邀一起于这个周末前往岳阳湘阴,去汨罗江,寻找苍鹭的踪迹。

“苍鹭是吃小鱼小虾的,今年的洞庭湖水位较低,我们打算去看看苍鹭们会选择去哪里觅食,给我们提供一个鸟类如何适应极端气候和环境变化的研究案例。”周自然表示,今年一些大雁已经飞到洞庭湖周边的水库觅食,而苍鹭“青青”何去何从,有待观察。

与此同时,小天鹅“平平”和“芈月”一直未传回信号。“最后一次接收到信号是今年的6月初,在俄罗斯的鄂毕湾。”周自然观察到,小天鹅们在鄂毕湾两岸生活了一段时间,6月后再往北前往北极时便再也没有传回信号了。

没有信号回传并不意味着没有迁徙,按照小天鹅迁徙的习惯,“平平”们会在今年11月份时回到洞庭湖。“这两只小天鹅可能会飞回东古湖,就算没有卫星信号,我们还是可能看到它们。”周自然说。

“可能是跟踪器掉了或者失灵,按理来说9月底的时候,就应该往回飞到国境线内了。”4个月没有小天鹅的消息,周自然流露出思念之情,“虽然信号传输出现问题也是意料之中的事,心里却还是有些挂念,希望回来时会有惊喜。”

“等到冬天,我打算再去一次东古湖,去看天鹅。”周自然说。

潇湘晨报记者章杨梓昕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