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款待最后一个活着的美人,她被唾液淹没了死

有两件事把殷桃列入了最近的红色名单。

一是她真人秀首秀《中餐厅》正在热播;

二是她和张译新片《万里归途》上映,《鸡毛飞上天》里的陈江河和骆玉珠CP终于续上六年前的糖。

明明大好形势啊,可惜……红中透黑。

这次殷桃在真人秀下凡失败,反而坏了一向的神秘美人印象。

观众主要控诉包括:懒、说话窜、臭美、咄咄逼人,甚至因此断言:

在生活里,绝对,不会是个好人。

讲真,有些人嘴上喊着女神下凡,心里却恨不得女神跌落神坛。

可殷桃真有那么不堪?

我倒觉得,不堪的人,恰恰不是殷桃。

1

第一眼吧,殷桃在这节目确实表现不怎样。

别人的勤劳和殷桃的慵懒对比强烈。

都是负责餐厅前台,黄晓明在前厅、后厨间来回手忙脚乱时,她总是慢悠悠、无比详细地和客户推销菜单。

殷桃就没匆忙过,所以不显累,时刻优雅。

可这本就是个去除明星滤镜的节目,谁来了都一秒变卑微打工人。

如陈立农和章若楠等鲜肉小花,刚到时神采奕奕,妆容精致。

等餐厅一开张,他们就立马被生活磨去棱角,眼里没有星星了。

然而,殷桃的画风,依旧长这样:

……很难不让人怀疑:这是在录同一个节目吗?

那边,靓丽姑娘在拔掉一万多根鸡毛后被枯燥掏空眼神,干净小伙包揽烧烤菜品后被汗水淹没帅气。

唯有殷桃——

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每天不重样的衣服配饰,随时赶赴晚会都毫不违和。

慵懒、臭美的画风有点扎眼之外。

殷桃爱钻牛角尖、说话直又让人感到刺耳。

明星没常识不罕见,但因为上述两点,殷桃更快更猛地点着了观众怒火。

第一次是工作规划阶段,殷桃询问做一道鸡的菜品用时多久。大厨觉得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没法给准确时间。

殷桃不依不饶追问,是20分钟还是40分钟呢?

大厨用并不标准的胡建普通话回应:

要看是老鸡还是嫩鸡

一向好脾气的大厨都明显被气急了,她还是要纠结下去:

大概?大概呢?

大家乐呵呵地当笑话围观,只有殷桃当任务备战,紧张兮兮得很违和。

第二次,进入实战阶段了,进度又卡在了殷桃这。

因看不懂菜单上潦草的字迹,她耽误了送菜时间。开会总结时,她不接受别人解释,大手一挥甩锅:

我看不懂,我就是看不懂

写菜单的黄晓明有些尴尬,只能道歉。

散漫、爱美、说话直、爱钻牛角尖……

硬要说是缺点,也远不算恶劣那种。

仅凭这就把一个人像苍蝇一样“啪”地拍死在墙上,未免过于草率。

以上描述未必能定性她人品不好。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些特质倒助力了她成长为如今的实力演员。

殷桃小时候是学跳舞的,但由于懒,功底很一般,然而课间休息的自由表演却很抓眼。

懒学生不一定是坏学生,老师注意到了殷桃的天赋,有天对她妈妈说:

你的女儿大概率会当演员

舞蹈演员可能不太行

她太偷懒了,吃不了那个苦

后来妈妈才开始把她往演员方向培养。

与其说她在节目中懒,倒不如说她是一向不紧不慢,甚至还因此阴差阳错当了演员。

某种程度上,懒惰于殷桃,是一种幸运。

至于爱美更无可指摘。

殷桃曾为拍艺术照剃光眉毛,后来上学军训,累死也要每天起个大早画眉。还不止,她甚至偷偷改窄了军装肥厚的裤腿。

直到被教官训——你,做个大动作。结果,裤子全裂开了。

殷桃当然爱美。

不爱美怎么日复一日坚持健身,42岁依然保持24岁少女身材。

中年以后演个少女也毫无违和感。

如果不爱美,她又怎么知美,懂美,能演千娇百媚的杨贵妃,演让周秉昆一眼终生的郑娟?

有些女星的爱美,如只顾自己好看的半永久固定妆容,只会伤害人物和作品。

而殷桃的爱美,是在诠释故事,成就角色。

再说她说话太直。

这还真是每个人的沟通习惯差异,只要你了解一下她的经历和日常,就知道她这种耿直是“有来有往”的。

拍第一部戏,就被张丰毅毫无修饰地教育“不说人话”。换作别的新人,听到前辈这么直接的批评可能会大受打击。

可殷桃见怪不怪,立刻接受指正一点点改了过来,没半点情绪内耗。

她的直性子变成了演员的韧性,也让她在繁杂的娱乐圈保有一份不谄媚的清醒。

可不是看人下菜,她无论对谁,在什么场合都不带拐弯的。

热巴拿下的金鹰水后,打败的女演员就包括《鸡毛飞上天》的殷桃。

面对不公,殷桃装都不装了。

这一瞥,一笑,你品品:

后来白玉兰还她一个公平了。

殷桃上台领奖,一张嘴就替自己出了一口气:

我没想到

这届评委这么有眼光

惊了全场,笑倒一片。

最后,钻牛角尖。

殷桃的戏,细节最绝。

《鸡毛飞上天》的骆玉珠是一个靠偷扒火车出行的小商贩,为避开巡逻的人,她蹲在暗处,直到双腿发软。

就这一个膝盖发抖的细节,你能估摸出角色躲避巡逻人的时长,还能间接了解她生活不易。

这种细致,贯穿了殷桃整个表演事业。

她在采访中自述平均两年接一部戏,要钻透角色才会演,因此她拒了不少热门的架空玄幻:

只因看不懂剧本,不理解人物。

可推掉戏,殷桃也会焦虑,会在黑暗中走来走去,但最后还是继续头铁选择了拒绝。

连身边好友也不理解:

她宁愿回去演话剧,也不拍戏,就是不拍。

她是一个极其坚持的人。坚持到一种我们都可能不理解的、有时候都觉得莫名其妙的程度。——《人物:殷桃》

可以说,能常年保持事业口碑,还拿到视后大满贯,都得亏了她爱钻牛角尖。

说了这么多,你应该看出来了:

对,我不想跟风骂殷桃。

明星在一档节目中惹得观众破口大骂的所谓缺点,仅仅是一种特质。这些特质放在演戏上,大多数时候还是优点。(周迅同理)

一种特质,褒贬全看情境,没必要走极端。

更何况综艺剪辑多有放大矛盾的嫌疑,谁较真就输了。

那,既然她从未欺瞒观众,为什么现在才来嘲?

2

殷桃曾闻名于江湖的是什么?

首先当然是,美。

上挑的大眼睛,尖下巴,却不是第一眼大美人。

她有些漏鼻孔,气质古朴更适合古装,现代装容易显村,前阵子重现《双响炮》的万人迷就被嘲丑。

但还是要承认,殷桃虽不是十全十美的绝世大美女,但她的确非常美——

气质丰盈的美。

殷桃的美不是单纯靠皮相,而是靠一种朦胧的、丰富的氛围感。

单看五官,殷桃算不上绝色,但当角色的灵气注入殷桃的身体,夸她风姿万种都不为过。

静态的殷桃只是娇俏美艳,而动态的杨贵妃,是眼波流转间的媚而不俗;

静态的殷桃只是眼神倔强,而动态的骆玉珠,外强中干,叫人怜惜;

静态的殷桃只是恬静淡雅,而动态的郑娟粗服乱头,不掩国色。

没错,殷桃的演技极好,好到角色的灵气能流动而出,钻进殷桃自己的身体里。

所以即便殷桃不是绝世大美人,但当一个个鲜活角色萦绕在侧,吐气如兰,她自然总是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氛围美。

再加上殷桃出道以来谈角色多,谈自己少,在观众心中神秘得犹如一张白纸,更便于想象和自行描绘。

所以,她美,演技好,角色的弧光反照回身上,便描实了原本朦胧的美。

如此反复,形成了一个闭环,也筑起一个越来越被想象写实的完美殷桃。

同时,随着一个个成功角色的塑造,叠加在殷桃身上的角色灵气便越来越多。

观众爱她演的角色,于是爱上了她。

《中餐厅》中,节目组用镜头试图引导观众,把对刚播完的《人世间》郑娟的喜爱叠加在殷桃身上。

成功了吗?很成功。

成功角色越多,殷桃在观众眼中便越完美……

也越容不下一丝瑕疵。

可没人是完美的。

这次殷桃为什么突然口碑跳楼呢?

因为这个“用演技描实美人氛围”的完美闭环被打破,殷桃的魅力被阻断了——

观众突然一激灵,她和角色怎么不同!

口碑反噬紧接着就来了。

殷桃其实和观众一样喜欢自己演过的角色。她曾盖章,如果生命中有像骆玉珠一样的人,她一定很爱她。

和观众不同的是,她清晰地看到了自己和角色之间的差别。

别人问:你和骆玉珠像吗?

“我比她差远了。”

她脱口而出。

而观众却沉浸在角色的光芒里,不愿让殷桃走出来。

殷桃演过很多大地一样的女性。她们成熟、包容,任劳任怨,非常接地气。

观众天然认为殷桃本人也这样。

可在《中餐厅》中,身为熟龄女性,她不但没表现以上特质,还时不时乍现一些少女小任性,让部分观众的期待咯噔掉地。

和朝气蓬勃地仰着头的25岁章若楠一起时,殷桃不见沉稳端庄,而是无意识地轻咬下唇,少女与少女俏丽相当。

不同意大厨给她的汤加盐,她的方式不是大方沟通,而是小跑着阻止,边跑边小声嘀咕“讨厌”。

可又是谁规定的,熟龄女性就必须成熟大方,任劳任怨?

又是谁规定演员就要和她的角色成为双生花?

殷桃确实不如角色完美,可也没那么糟糕。

你说她懒惰,一群人打闹时,她一个人默默在前台收拾菜单;你说她不接地气,顾客孩子尿一地,她抡起大拖把二话不说就拖;

你说她不够成熟,大家帮陈立农串烤串时,只有她实在又贴心地想到:每份要多串两个,万一烤坏、掉地上;

你说她说话太直不好,但在她直言黄晓明的草书菜单看不懂后,他们优化了流程。

殷桃是一体多面的。

有时候,她甚至是自相矛盾、且反复无常的。

被拍到在医院对妈妈吼,她就一定不孝吗?

可在节目里一提到妈妈,殷桃总会落泪;

明明那么爱美,但多次为了角色契合,又主动要求穿丑衣服;

下:《鸡毛飞上天》殷桃专挑浮华的衣服穿

一会儿能高情商回应于和伟的“我长得很像坏人吗?为什么每次都让我演反角?”:

说明你演技好

长得正派演反角才叫演技

说得于和伟心生宽慰,喜笑颜开。

一会儿她又出现情商洼地。

汪涵为了让她感到亲切,刻意切换了重庆话,她却大咧咧评价他说得不地道。

你只能说殷桃很复杂,却不能由此断定她“一定不是好人”。

况且,一个演员,足够复杂也是一种丰富,她才能掏养料给角色,不至于演成一张白纸。

实际上,她越复杂,她就越会演。

才越让人为她着迷。

3

当年殷桃入行,第一部戏就是和老戏骨李雪健合作《搭错车》。

当李雪健自己加了一些自曝角色缺点的细节,殷桃纳闷了:

大家不是都觉得角色正直、善良,是好的吗?

李雪健很淡地告诉殷桃:

因为他是个人

一个人就一定有他身上的小毛病

他不是一个脸谱化的人物

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这就是所谓的,不追求角色伟光正,而是允许角色——

有毛边。

殷桃听进去了,也受益至今。

《鸡毛飞上天》的骆玉珠就很复杂,有毛边。

一个天生天养的孤女,有经商天赋,却没有陈江河的心胸和眼界,她有时候急功近利,在境况不好时甚至会抱着侥幸心态卖假货。

在殷桃的演绎下,骆玉珠有时呱噪、浅显、脾气冲、抠门……

所以弹幕骂她,就像现在骂殷桃一样来势汹汹:

女人,你眼界窄,你鼠目寸光拖累了高瞻远瞩的陈江河,巴拉巴拉。

但正因为她的成长经历,她总倾向于直白地选择可见的利好,才对匆匆而过的陈江河那么珍视。

她看见了他的好,便一辈子再容不下他人。

也正因为她没有花花肠子,所以陈江河出事,她倾家荡产,到处下跪;再不行,她就用自己的命换陈江河的命——

她粗暴、直接,所以也深刻、隽永。

所以,当她鲜血淋漓地和陈江河说出此剧高光台词:

“我这辈子只活三个字:陈江河”时。

一切,才会成立。

这是一句极可能滑向狗血玛丽苏的台词啊,可当人物早在无数毛边中被写实,她突现的高光自然不会失真:

人们只会觉得,也就这女人才能干这事了。

于是这句话,也能变成了一把刀,扎进观众心坎里——

所有人都会在那一刻相信,世界上真的存在一个叫骆玉珠的女人,她是那样深爱着陈江河。

她有无数世人嗤之以鼻的坏毛病,但她眼里只有陈江河,她的爱无比高尚,无人能及;

她是那样抠门,那样斤斤计较,但她为了陈江河,却是命都可以不要,她珍贵如名……

骆玉珠活了,殷桃成了。

复杂的殷桃才有能力塑造复杂的角色。

不止是赋予它层次,而是赋予它一个灵魂,一条命。

其实,只有殷桃是复杂的吗?

人,不都是复杂的?

只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越来越不能接受复杂、毛边。

露出点参差不齐的个性就要被嘲,被狙,被断定“这人一定坏”。

世界本就美在多样,不是所有复杂都要被压进同一个模子,不是所有毛边都要被一刀剪齐。

殷桃上综艺,她难道不知道那么多摄像头拍着吗?

当然知道。

只不过,这是殷桃第一次上真人秀,她还太天真,以为真人秀靠真实能换取观众的真心和喜爱。

可惜当下有些观众,只会对假人欢呼,反而对真人嘲讽。

殷桃明明是那个最信任观众的人。

她相信观众懂得欣赏角色的复杂,也一定懂得欣赏她的毛边。

可大众终究是辜负了她赤裸的真诚。

而不懂得装好人的殷桃。

竟就成了那个坏人。

支付宝转账赞助

支付宝扫一扫赞助

微信转账赞助

微信扫一扫赞助